矮寨不矮 时代标高 | 我的时代我的桥

矮寨不矮 时代标高 | 我的时代我的桥

来源:团结报 发布时间:2021-03-24 字体大小:

矮寨大桥的通车,打通了湘西大动脉。为湘西精准扶贫到乡村振兴架设了幸福致富桥。 张 谨/摄

绵延不绝的大山,是湘西人生存的依靠,过来也是发展的巨大屏障。

3月16日,吉首市矮寨镇幸福村40岁的苗家汉子雷定贵像平时一样,早早地来到他那个“离天近离地远”的“矮寨大桥观景农家柴火饭店”,为新一天的生意张罗。他告诉记者,这个餐馆是矮寨大桥通车后,见来这里的游客与日俱增才从外面赶回来修建的。问餐馆收益,他笑指着德夯大峡谷对面的大山道:“那边有个村子叫家庭村,过去家庭和幸福说是很近,实际很远,矮寨大桥的修建,把家庭和幸福真正地连了起来。”

的确,2012年通车的矮寨大桥,唤醒了沉睡的大山,缩短了时空,不仅拉近了村与村之间的距离,也让湘西融入了湘渝4小时经济圈,拉近了湘西与世界的距离。

逢盛世,飞天堑

站在矮寨大桥上向下俯瞰,绝壁千仞上,红色的盘山公路呈“之”字形在桥底部蜿蜒。

这段盘山公路是1936年建成通车的,是湘川公路最为险要的一段,素有“天险”之称。这条在水平距离不及 100 米的范围内要爬上垂直高度达440米的高坡,用 了13 道“之”字拐和一座立交桥,总长 6.2 千米的公路,汽车需要在悬崖峭壁间行驶半小时才能通过。进入21世纪后,这条曾经被称作抗日战争生命线的公路,早已不堪重负。

要修路,就必须跨越德夯大峡谷。经过勘察设计,架桥是最好的方式。但要在山顶上架桥又谈何容易,地势险要、地质复杂、天气多变、吊装困难、运输不便,五个世界级的难题同时摆在眼前。

要建桥,就要建最好的桥。“工程要顺天时,必须体现时代精神、顺应时代感召;工程要应地利,必须敬畏自然、融入自然、反哺自然;工程要聚人和,必须传承历史、承载文化、服务民生。”大桥的勘察设计者在心中为这座桥作了这样的定位。

在距离矮寨大桥70多公里的泸溪县洗溪镇能滩村,也有一座桥,1937年设计建造的中囯公路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悬索桥——能滩吊桥。矮寨大桥的建造在这里得到启发和激励。

2007年10月大桥全面开工建设,到2012年3月31日,吉茶高速公路暨矮寨特大悬索桥正式通车,1000多名建设者克服了所有困难,取得了新结构、新工艺、新装备与新材料四大原创性成果,特别是“轨索滑移法”,突破了传统工法的局限,解决了山区桥梁主梁建设的难题,为世界贡献了悬索桥架设的第四种方法。

这座两索塔间跨度1176米,垂直高度355米特大悬索桥,首创了塔与梁分离的新结构体系,避免了对山体的过度开挖,让大桥与峡谷两岸气势磅礴的秀美山峰浑然一体,为日后矮寨的旅游开发添上了精彩的一笔。

创新,让中国由“中国制造”迈向“中国创造”。一座桥梁成为了一张中国的时代名片,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将它推为“世界十大非去不可的新地标”。

兴旅游,富乡亲

大桥通车后,苗寨里的鼓声从未如此频繁的响起,寂静了千万年的峡谷从未如此欢腾。

矮寨大桥通车为桥下的德夯风景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流,交通运输部门和地方政府共同探索推进“交通+旅游+扶贫”模式,以矮寨大桥为核心,开启了“百年路桥奇观,千年苗寨风情,万年峡谷风光” 的旅游新玩法,“到湘西,游凤凰,看大桥”成了去大湘西旅游的新理念。

为了适应旅游发展的需要,矮寨大桥在桥的下层设了观光通道。进入通道,就可以了解大桥的内部构造,欣赏现代建筑的几何美学。

远方,则是德夯,苗语意思为“美丽的峡谷”,湘西世界地质公园最美丽、最壮观的核心部分。德夯不仅云缠雾漫、奇峰千仞、溪瀑飞漱,还走出了六代中国苗鼓王,是天下闻名的苗鼓之乡,拥有丰富的苗族传统文化。

随着旅游发展,第四代苗鼓王龙菊献回到了家乡,做了苗鼓传承,她教过的学生已经有数千人之多。现在,矮寨大桥、吉斗苗寨、德夯峡谷三个景区合为矮寨奇观旅游区。2019年接待游客547.43万人次,旅游总收入4.79亿元。

矮寨大桥的建成,也为湘西旅游插上了腾飞的翅膀。据统计,2019年,湘西州接待国内游客5723.3万人次,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26亿元。

青山依旧,阻隔不再。矮寨大桥让沉睡的莽莽大山灵动了起来。

回家乡,创新业

2012年,矮寨大桥通车,坐落矮寨大桥吉首岸的家庭村终于也通车了,结束了村民肩挑背负、步行往返的历史。

吃尽了不通公路亏的家庭村,2002年开始自发凿悬崖挖峭壁,男女老少用10年的时间,硬是拉通了约7.5公里通往外界的路。

“我小时的梦想就是坐车去上学”。秧梅开回忆起修路时的情况说,“爷爷说要学愚公移山,子子孙孙也要把公路修通”。

2018年,服装设计专业毕业,在外拼搏多年并已经结婚生子的秧梅开带着孩子回到了家庭村。

此时,精准扶贫的好政策使村子变了一副模样,新村部、标准化的篮球场、入户的青石板、环村游步道,坡脚牌楼、进村牌楼、凉亭和水井亭把村子打扮一新,同时实现了全村自来水的全覆盖。矮寨大桥旅游的兴旺,为这个在高高山岭上的苗寨带来了络绎不绝的人流。

“不出去感觉不到这种变化,回来后就感觉要做点事。”回村不久,秧梅开成立了吉首市富丰生态旅游专业合作社,以农家乐为依托,办起了提供住宿的“民宅”,加工起了苗绣,动员乡亲们开展规模化、多元化经营,一下就吸纳了20名村民在合作社就业。

矮寨大桥的建成,让周边群众创业的劲头足了,也为周边乡村振兴增添了信心。仅矮寨镇排兄村,依托矮寨大桥景区探索农旅融合模式,发展农家乐 108 家,农家客栈 47 家,带动当地 400 多人就近就业。

秧梅开说,“前辈们为我们修通了走出去的路,大桥的修建让我们进入高速时代,本来我是为了带小孩从长沙回来的,但是眼前的发展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。我们这代人还要为村里修一条路,这就是让民族文化与时代相融合的路”。

迈大步,闯天地

矮寨大桥的建成通车,天堑变通途,不仅实现了从“半小时到一分钟的跨越”,也促进了湘渝乃至中西部地区的交通对接和经济联系,对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、促进民族团结,加快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湖南高速集团湘西分公司党委书记、总经理涂征宇介绍,矮寨大桥的日均车流量从建成初期的4000台/次到目前的14040台/次,旅客车流以及农产品货运等物流运输车辆约占比40%。

矮寨大桥,连通武陵山脉,为湘西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地生机与活力。

2013年11月3日,在距离矮寨大桥15公里的十八洞村,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提出“实事求是,因地制宜,分类指导,精准扶贫”,要求十八洞村“不栽盆景,不搭风景”“不能搞特殊化,但不能没有变化”,努力“探索可复制、可推广的脱贫经验”。

十八洞村跳出十八洞发展十八洞的“飞地经济”,与企业高校合作让“老手艺”发展成新产业,把山泉水卖出大山,游客递增带热带火的乡村旅游业……2017年2月,十八洞全村136户533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。2019年,全村人均纯收入由2013年的1668元增加到14668元,村集体经济收入达126.4万元。

在距离矮寨大桥40公里的凤凰县廖家桥镇菖蒲塘村,村民借助交通物流发展,引种水果,培育苗木,成立女子嫁接队、加工果脯、发展电商,走上了一条农村美、农业兴、农民富的新路子。2020年,全村仅水果产业这一项,实现人均增收9000余元。

扶贫攻坚成果举世瞩目,乡村振兴画卷已经展开。新时代造就了矮寨大桥,站在大桥上,武陵大地一片春色,一个属于奋斗者的时代已然到来……


相关文档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
分享到:
【留言评论】 关闭 打印